子夜吴歌

挂剑枝头

[K][因果系列]《玦》side. 草薙出雲

炎:

  雨从傍晚起就淅淅沥沥下个不停,透过覆在雕花玻璃上的薄薄水雾,大半个街道都看不真切。就算是地处镇目町繁华路段的HOMRA酒吧,在这样的雨夜里,除了偶尔出现在廊下避雨的路人以外,基本也不会有什么客人会选择在这个时间冒雨光顾了。

  草薙出云提早挂上了打烊的牌子,前来参加庆生会的吠舞罗成员三三两两聚在各自喜欢的角落里打闹着。坂东不动声色地发动突袭,将盘子里的奶油抹了千岁一鼻子,对方不甘示弱地抓起剩蛋糕回以颜色,路过而被殃及的艾里克随即也加入战局,却被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藤岛拎着后襟拖了回去。满心欢喜准备再来一块的镰本只得到了一片狼藉的空蛋糕盒,深呼吸了几秒钟后,暴跳着扬手砸去一个火球,躲避不及的二人统统扑地。值得庆幸得是早已酒精上头的草薙并未注意到角落里的骚动,众人才避免了被更大一场惨剧所波及。

  倚在吧台边缘的伏见咂着嘴,自暴自弃地将草薙暂时交由他保管的终端机关闭了电源。终端机主人的交际似乎好得惊人,铃声几乎没有间歇地响了整个晚上,祝福的邮件一封接着一封,压根来不及逐一阅读。疲于应付回信的伏见心想这一定是有意打击报复他,一定是变相摧残未成年人,无奈找不到任何反抗的机会,只得打着去厨房帮忙的借口起身溜走。

  晚餐的主食是八田美咲刚出锅的得意之作,香味浓郁的咖喱饭配上店里的招牌布丁,扑面而来的暖热将全身的寒气瞬间击溃得烟消云散。

  “说起雨夜总会想到怪谈故事什么的,要不要来点余兴节目?”

  不知道有谁先提了一句,大家便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起来。

  “会吓到小孩子的吧,”有人接上话茬,想了想似乎又不完全准确,便加了一句,“不过,安娜大概觉得无所谓?”

  “因为安娜根本不怕那些嘛,不过八田哥就……”

  “镰本你找死!”

  趁着八田张牙舞爪的时候,伏见把自己盘里为数不多的蔬菜统统拨了过去,惹得对方又是一阵咆哮,爬在吧台上满身酒气的草薙“呵呵”地笑出了声。

  “怪谈啊……”

  窖藏的陈年老酒后劲颇大,饶是常年与酒精为伍,也架不住酒过三巡后的醉意,他勉强支撑着吧台站起身,使劲甩着头试图驱散哪怕一丁点的眩晕感。

  “无非是人们编造出来用作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要么是背离了事实的以讹传讹,要么是寻求自我安慰时的空想产物,根本不值得害怕,没错吧,小八田……”

  一边说着,一边扶着酒柜摇摇晃晃地向前走:“……说到底,被别人欺骗有什么可怕的,最可怕的是被自己欺骗。陷在自己给自己下的暗示里无法脱身,无论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都足够可怜呢……”靠近沙发的时候干脆一个趔趄,仰身摔了进去。

  旁边的醉鬼们卯足了劲要灌倒他,然而接连递上的酒杯都被出羽不动声色地挡了下来:“时间不早了,差不多就散了吧。”

  眼见庆生会的主角已经酩酊大醉,众人玩闹的兴致似乎也得到了满足,纷纷点头离去,最后一个出门的出羽想了想,还是留了盏侧灯没关。沙发上的草薙卷着毛毯,伴着关门声浅浅而眠,结束了聚会的HOMRA酒吧终于又在午夜重归宁静。

 

  觉得“这样就好”,或许才是知足的表现。

  侧灯的光照仅仅维持在了看得到陈设的亮度,手背搁在额头上,把本就微弱的光彻底隔绝在了视线以外,整个人仿佛隐藏进黑暗的鸵鸟,整个世界安逸却又无路可出。

  他觉得他应该是开心的,所有人都把祝福和欢笑铺天盖地的抛了过来,他又有什么理由不开心?

  酒精把他的胃和大脑一同灼烧成滚烫的岩浆,又被窗外的狂风暴雨骤然击穿,蒸腾起重重水雾,与耳旁似有似无的细碎闲聊声氤氲相隔。有人用指尖在他的手心轻轻挠痒,温度和触感一如往日那般熟稔。

  “别闹了,给我杯牛奶我会很开心的,十束。”

  “草薙哥还是一如既往地会使唤人啊,早就给你热好了!”对方轻笑着拨开他覆在额头的手,拉他起身,侧灯的光亮瞬间将包裹着他的壳照得通透。

  “哼,草莓的。”

  赤发的人捏了捏手中与之绝无任何相称之处的水果牛奶纸盒,用“你再不起来我就全喝完”的挑衅眼神看着他,嘴角却满是笑意。

  “你也过来很久了么,尊?”

  所谓故事,大抵会在最美的地方留下遗憾,便更能引人念念不忘,正如有了缺憾的宝物才更显弥足珍贵。他依稀记起生日愿望还没有许,如果来得及的话,他希望将宝物捧在掌心,如同十束端来的热牛奶一起,渗透在他坚不可摧的世界的各个角落。

 

  ——tbc——

评论

热度(4)

  1. 子夜吴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