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吴歌

挂剑枝头

就在昨天,隔壁病房有人去了我很害怕。女人的哭泣声金属支架的碰撞声使我惶惶不可终日,我感到很心焦一阵无力感像潮水般将我吞没

评论(18)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