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吴歌

挂剑枝头

[官方短篇小说]《岔路》——学园组

炎:

  《岔路》宫泽龙生——「分かれ道」 宮沢龍生

 

  走到岔路的时候,小黑和猫的意见出现了分歧。

  “我的直觉告诉我应该走这边。”小黑这样说着,用手指了指右侧。

  而另一边,猫不由分说地选择了左侧道路:“这边有小白的味道,吾辈的鼻子绝对不会出错!”

  两人互不退让地盯着对方。

  自从作为小黑的新主、猫相当重要的人的伊佐那社消失那刻,这两人便一直共同旅行着。

  坚信他还活着,坚信总有一天会再相遇。

  那张会笑得傻乎乎的脸、偶尔也会露出稍显寂寞的表情,还有那沉眠在深处、无尽的坚韧下,透明般的温柔与温暖。想要再一次,与他对话。这样的思念在二人心中无止尽地蔓延开来。

  小黑虽然面露苦涩地说着“必须先对那家伙好好说教一番才行”,内心却轻易被看穿了。他如今确确实实秉持了守护伊佐那社的决意,失去主人的经历有过一次就够了。

  另一边,猫依旧率直。“见到小白后,要去很多很多地方玩!要说很多很多话!”她丝毫不掩饰这份纯粹的心情。他们都坚信着,小白一定在某个地方等候着他们。

  在两人愈加争论不休的时候,豆大的雨滴噼里啪啦地从天而降,不久便汇聚成倾盆大雨。

  小黑和猫慌忙跑到生长在两条道路之间的大树下避雨。

  “喵……”猫如同真正的猫咪那样全身颤抖着,水滴飞溅开来。小黑取出手帕擦拭着自己的头和肩,看到猫那副模样,轻叹了口气,替她擦拭起了长发和连衣裙,猫温顺地任其摆弄。

  “……谢谢你啊,黑助。”猫不好意思地小声道谢,小黑毫不在意地回了句“无需在意。”

  雨还在下个不停,两人便不再言语,只是看着天空。没过一会儿,猫先开口了。

  “吾辈,超级讨厌你,倒也不是这样。”还真是委婉的说法。“真巧啊。”小黑轻轻地笑着,“我很不擅长与你相处,当然绝对不是逃避的意思。”猫的嘴角浮出了笑容。

  借由小白而认识的两个人,不知从何时起也缔结了属于两人的羁绊,虽然并不清楚这两个当事人对此究竟意识到了什么程度。

  “吾辈,稍微想了想。”看着雨后的天空,猫说着。

  “真巧。”小黑又接了这句。

  两人不约而同地出声。

  “假如吾辈们分别选择不同的路。”

  “那样的话,找到小白的几率会增大。”

  两人相视而笑,想法居然重叠了,不知是谁先伸出了手,然后握紧。

  “路上,要小心点。”

  “黑助也是!”

  两人在此做出约定,过一段时间后去学园岛汇合。

  然后小黑朝着右边,猫向着左边,两人踏上不同的道路,各自前进。

  为了寻回终有一日,三人一起欢笑的日子。

 

  ——END——

 

【眼镜 of BLUE】

炎:

【K BD5 特典drama 第三轨】

 

小黑:眼镜 of Blue

Neko:我回来了!小白小白,我回来啦~

小黑:喂,你这家伙,别乱丢东西啊!冰激凌化掉了看你怎么负责!

Neko:小白你在哪儿?吾辈们回来了哟,我都吃掉也行哦!

小黑:听人说话啊!真是的……嗯?这个是……

Neko:啊!眼镜!

小黑:真怪啊,为什么屋里会有这种东西?不管是我还是你或者小白,视力应该都没问题吧。

Neko:快看啊小黑!怎么样?

小黑:呃……喂,别随随便便就戴上。

Neko:有什么关系啊!哦——哦哦,好多东西都变大了!喵?喵喵喵!!!

小黑:喂,Neko?你怎么了?

Neko:无礼的家伙!如此轻率地去触碰女性的肌肤,可不是个懂分寸的男性该有的行为。你这行为不仅有违礼仪,更是在败坏礼仪之王者·三轮一言的名声!给我好好反省,夜刀神狗朗!

小黑:……呃……

Neko:说起来,感觉还真凉快啊……这、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会理所当然地赤裸着?

小黑:你……

Neko:夜刀神狗朗,给我说出个让人信服的理由来!我会据此酌情惩治你,然后自我了断

小黑:你……到底是谁?

小白:我回来啦!哦,都在家啊!抱歉抱歉,找出十円硬币还真是相当不容易呢。

Neko:得救了,伊佐那社!

小白:咦?

Neko:夜刀神狗朗他……把我……弄成了这副不检点的模样。

小白:小黑?

小黑:才不是!这和我没关系!而且她平时不就是这样么!

Neko:你在胡说什么!你已经沦落到满口疯话了么,夜刀神狗朗?你这口气简直是在说我平时就是个赤身裸体、不懂廉耻的小丫头?!想挨揍么!

小黑:你不就是这样么!!

小白:等等!你们冷静一下!对了Neko,你为什么会戴上那副眼镜啊?

Neko:你在说什么啊?我平时不就戴眼镜么?

小黑:就是这个了,自从戴上眼镜后就不正常了,我来给她摘了。

Neko:别靠近我,夜刀神狗朗!

小黑:呃……

Neko:如果你再这样有辱于我……我、我就选择咬舌自尽!

小黑:咳——————

小白:那么……如果是我,行么?

Neko:当然可以。因为……我……我不就是你伊佐那社的Neko嘛……

小白:哦哦——

小黑:哼……

Neko:怎么了,伊佐那社?

小白:呃……那种爱意满满的说法还是免了吧……

Neko:啊?!啊是小白!你到底去哪儿啦?找你好久了!

小白:嘿嘿……我没有终端机嘛,所以去找公用电话了。

小黑:喂,小白……

小白:虽然后来找到公用电话了,但身上到处都找不出十円的硬币,而且仔细想想的话,我也不知道那群青族人的电话号码啊,恰巧有菊理路过,这是太好了。

小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小白:等、等等!别拔刀啊!!我这不正要说嘛!

小黑:总之也就是说,这副眼镜是失物……

Neko:……而且是青族那帮人的东西?

小白:嗯,你们看镜框这里,写着“Scepter4”,对吧。而且反面还有“至急品”,因此我觉得应该是这么回事吧

小黑:所以,捡到这个的你为了联系上青之氏族,就去找公用电话了?是这么回事吧。

小白:确实如此。还真没想到,戴上这副眼镜竟然会发生那种事情啊。

小黑:会发生那种事到底是什么原理?

小白:可能是戴上眼镜后的青族人都会变的很较真吧。

小黑:怎么会有这种事!

小白:但是,这东西似乎相当重要呢。给青族的人打通电话时,对方似乎相当慌乱呢,跟我说,“会以十万火急的速度去取回”。

小黑:在青之氏族来取走之前,要把它保管在接触不到的地方么?单看Neko刚才的那副表现,随意搁置眼镜是非常危险的。

Neko:喂喂,刚才吾辈到底怎么了?

小黑:你还是不知道得最好。

Neko:诶……那么——

小黑:什么?眼镜……消失了?!

小白:Neko,你在做什么啊?

Neko:哈哈——只有吾辈不知道,太不公平了吧!小白和小黑也都来戴一次吧!

小黑:你简直太给人添乱了!

Neko:你好啰嗦,首先是小白!

小白:哇等等、住手!

Neko:会怎样呢?好期待啊~~

小黑:你这——蠢丫头!

小白:这么突然地,你要做什么啊Neko?

Neko:诶?

小黑:没怎么改变嘛……还是说,并非所有戴上的人都会变成那副较真的性格喽?

Neko:啊——真无聊。

小白:真是的,刚刚我们是在讨论存放这幅眼镜吧,你再做这些多余事情的话……我就把你丢得远远的。

Neko:喵?!

小白:‘喵’?你‘喵’什么啊,说起来那到底是什么玩意——那声像猫一样的拟声词。角色扮演?装模作样地卖萌?猫娘什么的,现下似乎已经过时了吧,猫耳的盛行差不多是三代人之前的事了吧,而且你连猫耳都没有。你以为这样就能变成假面的XQS了?

(译注:日本老牌艺人坂本九,曾于1983年11月用XQS/excuse的名义发售音乐,生卒1941年12月10日-1985年8月12日。果然是三代以前的人才会知道的人物啊……)

小黑:喂……

小白:还有你也一样,小黑。之前还说什么杀不杀我之类的吓人的话,转过头来却又给我做上了饭,你这种奉献的态度其实就是STK,而且还想从我这里得到回报,这比起普通的STK来说是不是更恶劣呢?

Neko:小、小白他……小白他!

小黑:变成惹人讨厌的家伙了。

小白:谁惹人讨厌?我以前不就这样么,像在飞行艇上……

小黑:快摘了!再这样下去就麻烦了。

Neko:喵喵——

小白:你们想干嘛,能别动粗么。快把你这角色扮演的行为收起来吧。

Neko:我才没在玩角色扮演呢!

小白:那干嘛摆出一副“就算是女仆装也穿上看看吧”的感觉?

Neko:这……这……这人才不是Neko的小白啊!!

小白:诶?你们怎么啦?

Neko:啊!变回来了!太好了啊小白……

小白:怎么了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啦Neko?啊,好啦好啦……

小黑:戴上这幅眼镜,会变成较真的家伙或者惹人厌的家伙么。也就是说,那个青之氏族要么是个较真的家伙,要么是个惹人厌的家伙了,总不会是既较真又惹人厌吧。太可怕了。

小白:我……变成了惹人厌的人?

小黑:嗯,相当惹人厌的家伙。你本人如果真是那种性格的话,我最初遇见你时估计早已一刀斩杀了。

小白:有那么夸张?!嗯——

小黑:怎么?你这是什么眼神!

小白:嗯小黑啊……说到维护人际关系,你认为最重要的是什么呢?

小黑:嗯?你想说什么?

小白:我觉得,是“公平”。人如果获得了幸福,就该和身边的人一同分享,如果遭遇了不幸,周围的人也要共同承担。这种公平的关系是人际交往中重要的一环……

小黑:总之你就是想说我也必须戴一次眼镜对吧。

小白:嗯!

小黑:我拒绝。

小白:就算你这么说……

小黑:我拒绝!想干什么啊你这混蛋!住手,快放开我!你们两个……还没吸取教训么!

Neko:以前有人说过——患难与共。你觉悟吧!

小黑:哇啊——

小白:怎样?

Neko:变得较真了?还是变得惹人厌了?

小黑:哼。哎呀哎呀,二位真是令人感到无奈啊。在下早已说过,那样做会让本人心情不悦,尔等竟然愚蠢如斯,简直不可救药。

小白:这……

小黑:算了,你们到底在期待什么呢?虽说是只要有本人在此,就没什么难以办到的事情,但还是有必要防患于未然。

Neko:成为大人物了!

小白:以固执单纯闻名的小黑他……居然变成了如此从容的大人物?!

小黑:你在讲什么呢?本人从前亦是如此啊。

小白:怎、怎么说呢……

Neko:恶心!比平时还变本加厉的黑助真是恶心死了!怎么办啊小白……

小白:虽然自己也戴过,但这还真是看不下去啊。小黑,快把眼镜摘了恢复原样!

小黑: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小白君,请不要做蠢事,我不会让事情变遭的。

小白:现在已经相当糟啦!

小黑:好啊,既然被你说到如此地步。以剑制剑,吾等大义……

小白:别随随便便拿某位大人物的台词来用啊!

小黑:我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白:这、这是封印了?

Neko:对、对吧?可能有点危险过头了。

小白:哦,似乎有人来了。啊,会是青族的人么?

Neko:一定是他们啦!快点叫他们拿走这种危险的东西啦。

Reiji3_3:打扰了,我是来自Scepter4的……

小白:来了来了!

Reiji3_3:真是多谢呢,哎呀给你添麻烦啦,我把眼镜弄丢了,听说是被你捡到了,谢谢谢谢!你小小年纪就这么热心肠,长大了要不要加入我们哦?

小白:呃你看的是……我家的招财猫……(我人在这里)

Reiji3_3:啥?这样嘛?哎呀哈哈哈哈哈……见笑啦,摘了眼镜真是神——马——也看不见,来这里的路上撞了11次电线杆哈哈哈哈哈哈……

小白:这个披着运动服踩了双拖鞋顶个鸡窝头胡子拉渣叼根烟的、不知道留了多少回级的大学生模样的人……是谁?

小黑:青之王,宗像礼司。怎么成这副悲惨模样了?

Neko:怎、怎么?这个傻笑着、眼睛还闪着光的家伙,吾辈还是第一次看到…

小黑:闭嘴啦,别专门说出来。

Neko:果然!那你喜欢拉面么?

Reiji3_3:喜欢哟!

小黑:用不着你一一去回应!

小白:呃眼镜……是这个吧。

Reiji3_3:嗯,是的是的,就是这个!可以还给我嘛?

小白:请便。

Reiji3_3:3Q!

宗像:哦呀?你们是……

小白:恢复了?

宗像:是么?原来如此,是你们把眼镜还给了我对吧。

Neko:与其说是我们送还……根本就是你自己来取回的吧。

宗像:看来我不得不向你们表达感谢了。原本我们的职责是抓捕像你们这样的超能力者,但今天姑且放你们一马好了。那么,就此告辞。为什么……印象里会出现淡岛君看着我流泪的模糊记忆呢?不管怎样,作为上司,都不能让部下为自己操多余的心。失陪。

Neko:走了呢。

小白:为什么会变成那样?

小黑:戴上那副眼镜的话确实……

Neko:较真的、

小白:讨人厌的、

小黑:成为大人物……呢。

三人:所以摘了眼镜,就是这幅形象啊?!

 

——END——